千千小说网
千千小说网 > 架空小说推荐 > 红楼之林家嫡子千千

红楼之林家嫡子-第120章

    正文 第120章TXT文字版免费阅读,千千小说网提供踩着薄暮的海浪书写的经典架空《红楼之林家嫡子》最新章节在线,红楼之林家嫡子TXT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阅读。
    秦氏心中痛快许多,将满肚肠郁积已久的愤懑徐徐吐出,语含讥讽地劝解了林海几句,林海恍若未闻,秦氏冷冷一笑,遂闭口不言,满室内陷入令人窒息的沉默之中。林海握拳平息良久,才将心中的满腔狂怒压制下来,他兀然立起身来,丢下一句:“我去问她。”说完便拔腿要走。

    秦氏见他已经平静下来,也不拦他,只是轻挑眉梢淡淡道:“老爷缓缓说话,切莫唬着病人。”

    问道:“打发人寻玉儿来,我要见见他。”秦氏轻嗤一声,冷笑道:“老爷莫非忘了,今儿一大早,你便遣玉儿代大姐儿到庙里跪经祈福去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闻言,胸口一噎,竟不能出气,嘴里如同含了一颗大石子一般,吐字含糊不清:“别跟孩子们说起,母亲那里也先不要提。”日后兄妹两人如何相见?原是同胞骨血,如今倒成了仇人了?那点厌弃贾敏的心肠愈发重了,凭她作的这些恶,反倒要牵连到儿女上头。

    秦氏恩怨分明,不然凭黛玉那样孱弱的身子骨,三灾六病的,只要一个不经心,还能好好活到如今?她本来就没有牵连黛玉的心,自然一口答应:“那是自然。长辈种的恶果,总不该让小儿女辈去尝。如今我也只跟老爷说起,日后更不会说出去。我身边只有吴嬷嬷知晓,老爷若是不放心,那我就将她远远地打发到江南地界的庄子上去。”

    林海闭了闭眼,狠心道:“灌了药再放出去。”秦氏心头颤了一颤,惊叫道:“老爷,吴嬷嬷一片忠心,断然会守口如瓶……”林海将手一扬,止住秦氏的话头,淡淡道:“只有死人和哑巴才不会说话。”秦氏心中一悸,张了张口却没敢继续求情,心中又愧又悔不该太过大意,有些事越是心腹就越不该让她知情。

    林海见她明白过来,心里略微一松,若是秦氏真死护着吴嬷嬷,他还真不好动手。这件事情绝不能再有知情人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也没有不会泄露的秘密,除非没有秘密。林海心中一警,突然想起来,急忙问道:“这信从哪里来的?”秦氏自然不会为何姨娘隐瞒,直言道:“我原也不曾疑心,还是何姨娘用心访查出来知会我的,连这绝笔信也是何姨娘使了计谋赚出来给我。又兼着碰着刘夫人那回事,我才信了。”

    林海勃然大怒,又是妻妾相争,本来就不该纳了何氏,偏贾氏自作主张,如今倒是作茧自缚了。背主告密,林海向来最不耻这等奸恶小人,嫌恶道:“先送到家庙里为她主子念经消灾罢。”秦氏低低应了,虑及英姐儿和桂哥儿,不免说了一句:“那英姐儿和桂哥儿呢?”林海心中烦躁,草草答道:“你先接过来养着罢。倒是她们两个屋里的丫头们都不能留了,有知情的一律暴毙。”

    秦氏为林海话中的杀气一慑,喃喃应道:“这等大事,应该都瞒着人罢。”林海摇摇头,叹道:“罢了,这等事你也不要伸手了,只装作不知罢。”秦氏唯唯:“是。”目送着林海大踏步地走了出去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招来吴嬷嬷密语了半日,帕子都哭湿了两条,才含泪将吴嬷嬷送走。

    且说林海脚步带风奔到了承瑛堂门口,望着那半掩的黑漆木门,反而有些踌躇,事情已经一目了然,那些问罪的话都不必说了。少年恩爱夫妻,如今已成陌路寇仇,正徘徊中,院门“吱呀”一声,门后探出一张光洁的脸,笑语盈盈道:“老爷来了,夫人这会子醒着,才要打发我去寻老爷……”林海心中涌起一股厌恶,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进了卧房,贾敏正半倚着引枕坐着,星眸微抬,微微一笑:“你来了。”即使病容满面,肤色蜡黄,依旧不减国色。那欢愉的笑意如同涟漪一般渐渐地淡去,贾敏望着林海那不见喜恶的平静面色,心中就是一紧。林海轻轻摆了摆手,屋里的丫头们都识趣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屋内弥漫着一片险恶的寂静,贾敏突然有些喘不上气来,她听见如海淡淡地说:“我知道刘滢的事了。”字字重如千钧,贾敏一阵头昏眼花,紧紧地握住手中的帕子,林海看着她那青黑的面色,仿佛下一刻就要厥了过去,然而贾敏没有,她重重地喘了一阵子的混气,最终平淡道:“是我造的罪孽。”林海这一刻暴怒,咬牙切齿道:“你知道这是你造的孽,你知道这是你造的孽……”

    贾敏心如死灰道:“我造的孽,我已经在偿了。我时日无多……”林海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口不择言:“那是你该死!”贾敏望向眼前这个如困兽一般暴躁狂怒的男子,他已经撞得头破血流了,这一刻,贾敏内心奇迹般地得到了平静,淡淡道:“是我该死。”林海内心的汹涌狂潮决堤而出,他茫然地看着贾敏,仿佛听不懂她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如海,黄泉后土,永难相见,你且珍重。至于黛玉,她不仅是我这个罪人之后,骨子里也流着你的血,你好好待她,不要让她遭受人世的磋磨。不然,让她随我去了,倒也干净。”林海觉得他从来都没有看清过他的结发妻子到底是何等人,怔愣了半晌才道:“我会将她嫁回贾家。”贾敏得了林海的承诺,心满意足道:“好。如若违誓,天道不容。”

    林海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,他淡淡地扫了贾敏一眼,像是在看她,又像是看不见她,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,出了门槛,险些被绊跌一跤。守在外头的冰雪连忙伸手去扶,林海狠狠将她踢开,大步走出了承瑛堂。冰雪见势头不好,何尝见过林海这般对待承瑛堂里头的丫鬟,又惧又怕,从地上爬了起来顾不得去追林海,一闪身就进了内室,正好瞧见贾敏呕了一口心头精血,惶恐地大叫了一声:“太太……”

    贾敏一连呕了好几口血,帕子都染湿了,冰雪忙掏出帕子去擦,却止不住那滴滴答答的杜鹃血。换了好几张帕子,贾敏才渐渐止住,然而胸前衣襟已是一片血痕。贾敏握住冰雪的手,艰难道:“去把姐儿带来。”冰雪哆哆嗦嗦地出去叫人寻黛玉来,夜露见她袖子上有血迹,大惊失色道:“这是怎么了?”冰雪将她狠狠一推,低嚷道:“快去。”一面亲自去打了水来给贾敏梳洗,咬着牙帮贾敏换了衣裳,贾敏还吩咐道:“去点了熏香来。”

    冰雪忍不住摔了手巾,惶惑道:“太太,到底仔吗了?”贾敏淡淡地吐了三个字:“事发了。”冰雪跳了起来,死死地咬住了嘴唇了,在贾敏平静的视线中弯腰将手巾拾了起来。待黛玉来到了贾敏卧房,只闻见一阵甜香,贾敏恬静地躺在厚重的床褥之中朝她招了招手。黛玉心里一松,笑着跑了过去,依恋地拉着贾敏的手。

    夜露的心也微定,她抬眼看了看冰雪,只见冰雪面带笑意,静静地看着贾敏母女,正思索间,就听见贾敏吩咐:“替我去后头阁楼里上三炷香。”夜露见贾敏还有心思惦记着给阁楼上的那位上香,想来应该不会有甚么事,屈膝道:“是。想来姨太太在天上会保佑太太的。”贾敏笑着点点头,望着她出了门,不待她示意,冰雪便守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黛玉惊觉气氛有异,犹疑地看着贾敏,贾敏将她搂在怀里,附耳说道:“妈知道姐儿是个聪慧孩子,如今有句要紧话儿要交代给你,你一定要牢牢记住。”黛玉答应道:“是,我一定记住。”贾敏摩挲着她的小脸蛋,心中满是遗憾,我的心肝肉啊,可惜为娘不能够看着你成人了,泪水不禁落了下来。黛玉只觉鬓角一湿,心中甚觉不祥,小声地叫了一句:“妈……”

    贾敏这才回过神来,慎重道:“妈和你父亲商定了,把你嫁回外祖母家去。日后但凡有事,只管去寻你外祖母和你二舅母,亲事一定,你是她们家的人了,她们绝对会护你周全。宝玉,宝玉,也许就是你的良人。”

    黛玉虽小,但也知“婚嫁”二字之意,心中不祥之感愈浓,又惊又怕,惶然如失群孤雁,小身子竟然抖了起来。贾敏抱着她,怎会不知她的惶恐惊惧,连忙抚着她的肩背道:“别怕,记住妈说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黛玉喃喃道:“妈,这是怎么了?”贾敏温柔地抚慰她:“没什么。妈不过跟你说两句玩笑话,快擦了眼泪。”黛玉一时惊疑不定,顺从地擦了擦眼泪,在母亲的怀里,纵然有不安,也是暂时的,黛玉渐渐地平静了下来,依着贾敏说些孩子话儿。贾敏深深地凝视着黛玉,眼中的光芒如同明烛一般光亮,黛玉见她神色渐好,心中忧虑略减。

    夜露回来时就瞧见贾敏在笑着细细叮嘱黛玉:“在祖母那儿要听话,别惹祖母生气,要好好孝顺祖母和父亲。待大伯母要恭敬,跟兄弟们玩耍有个分寸,别总是憨玩。”黛玉一一点头应了,甚是乖巧道:“人有五伦,我跟妈学过呢。”贾敏点点头,轻轻地握
(快捷键 ←)上一页 红楼之林家嫡子最新章节 下一页(快捷键 →)